国民彩票四月的清早,晨光熹微,青草露升。重庆这座城市还被掩罩在两江的雾气里,城市的车水马龙也依然沉睡在昨日的喧嚣中尚未醒来。重庆中心项目部安全经理赵晋明穿好反光背心,戴好安全帽,朝着重庆中心项目的深基坑现场走去。

有些人,一家公司就是一辈子。

赵晋明,1959年出生, 5月20日便是他60岁生日,也是他即将退休的日子。他1976年响应国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号召到山西阳曲插队,1978年进入山西机械工业学校学习,1981年进入中冶十三冶(中冶天工前身),然后这一干就是38年。因为工作“人随工程项目走”的特殊性,赵晋明几乎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,他见识过内蒙古瀚海戈壁,见识过辽宁冰雪林海,见识过南京古都风雅,见识过山西黄土高原的昼夜昏霾,也见识过重庆火炉的高温酷暑。他修过厂房、造过矿山、建过专业繁杂的综合体,也盖过直耸云霄的摩天大楼,从南到北、酷暑寒冬,哪里有项目,公司需要他去哪里,哪里就是他的职场。职业生涯似乎很长,38年的漫长岁月让他见证了一个个工程项目从荒芜到繁华;职业生涯似乎又很短,短到被压缩成工作简历上短短的一行“中冶天工”。

有些人,一辈子都在“坚守”。

人挺好的!这是项目部同事对赵晋明的一句笼统评价,也是项目部同事对他的钦佩。安全工作冗杂又繁琐,不提那些繁多的安全资料,只是全天盯在现场这一项便让大多数人吃不消,可是年近60岁的赵晋明不仅在现场盯住了,还盯出了细致。他带着那台廉价的卡片机满现场转悠,遇见不符合安全规范的事项便“咔嚓”拍一张,然后找到该事项的负责人,责令其立即整改,等到整改结束,再拍一张整改后的照片形成闭环。所以在他的电脑里,照片总是双双对对,这些照片不是为了记录他在现场干了多少工作,而是为了在安全教育时派上大用场。在重庆中心项目部,跟安全相关的会议大大小小、形式各样,教育会、交底会、总结会、培训会,赵晋明总是能在工作的空隙把大家组织起来,见缝插针的利用琐碎时间对所有管理人员、现场施工人员进行培训交底。白天监督整改现场,晚上交底培训整改资料,他对工作的认真负责、初心坚守似乎已经形成惯性,临近退休更加激励他站好最好一班岗。

有些人,一辈子都在“较真”。

跟赵晋明有过接触的同事,大都只对他有两句评价,一句是“那老头,人挺好的”,另一句便是“那老头,太难相处了”。在施工现场,赵晋明有句名言“这个不整改,我说不能干就是不能干”。也是这句名言让重庆中心项目一些施工队伍对“老赵”心生敬畏。“模板支架搭设存在安全隐患,整改前禁止浇筑。”、 “物资吊装未按方案执行,禁止吊装。”、“边坡支护存在安全隐患,停工整改。”……每次在现场听见赵晋明中气十足的嗓音,让人“胆战心惊”的同时又让人安心踏实,“胆战心惊”是担忧进度受影响,安心踏实是知道项目安全有保障。赵晋明是个倔脾气,只要一遇见安全问题那便是顶了天的大事儿。你要说“工期紧、任务重”、“这次通融一下,下次整改”之类的话,他必然是能较真与你讲上一天的道理,“按国家安全规范办,按公司安全制度做”便是他工作的原则。施工队一些不理解的人也曾说:“你们赵经理总是喜欢夸大事项,安全事故还没发生,他就心急火燎不得了啦。”可是安全工作不就是这样么,不就是要把一切安全隐患扼杀在萌芽状态?安全事故发生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,再来谈安全工作,岂不是“亡羊补牢、为时已晚”?

当今社会,瞬息万变。“一辈子只做一份工作”听起来很像天方夜谭,可赵晋明却将这个天方夜谭化成现实。38年如一日在基层岗位上燃烧奉献自己的年华,在即将退休的60岁年龄依然严谨认真、一丝不苟、筑梦山城。诚然,赵晋明的生活普通而平凡,既没有经历人生的惊涛骇浪,也没能在工作中万丈光芒,可是他一辈子一份工作的坚守就能让我们多数人汗颜,让我们在真实的故事中体会出平凡中的伟大。   (中冶天工 郭维维)